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歇性产出

戚顾古代 稻场


他走在田垄上。左右稻田弥望,当间劈开一条泥径,长而窄,一眼望去仿佛天之尽头。
他拖着步子,小心避开泥泞——前两天下过雨,田垄上独轮车留下的辙痕里积了水。他此时目力还好,在看到那朵水花的同时,他蹲下来,在水洼里发现一枚幼鱼。
他抬头,眯起眼睛。太阳已经出来了,这一小洼水很快就会干涸。留给这条鱼的,只有一条路。
他看着它在方寸之间打转。
“你想活?”他问。
等了片刻,他点点头,连鱼带水掬在掌心,上路。

秋日的天空显得高阔,叫人看了心情舒畅。
他由着马乱走,偶尔控缰。出了汴京,往开阔处去。
接连办了几件大案,期间数日不眠不休、胡乱饮食、劳心劳力,铁打的也不免扛不住。等他觉得累,已倒下了。
那日...

戚顾古代 羊塔里


有人送他一束花。
他年轻时就是个懂风情的人,会为了心上的女子下悬崖摘花。此时见了这捧尚带着新鲜露水的鲜花,如何能不赏一赏、闻一闻。
何况他才见过顾惜朝。
他此时的心情有些乱,有喜,又含着恨。一捧令人愉悦的花,带着令人愉悦的香气,怎能不叫他不将脸靠近,深深地嗅闻了一记。
钩吻的花粉迫不及待地扑进他的鼻腔,顺着呼吸进入他的体内,游走起来。
他忽感晕眩,以为是花香醉人。接着他感到浑身的肌肉在放松,像到了深夜回到床前正要入睡那般放松。
他像是要熟睡了,眼前一片模糊,意识渐渐抽离。

钩吻中毒,毒发分四步。
初时面红,心跳缓慢,呼吸快而深。继而心搏加快,呼吸慢而浅。继而呼吸困难,四肢冰冷,面色苍白。最...

炫耀一啵,晚点发文(嗨森到变形🤪

戚顾现代 图书馆奇妙日

“你是谁?” 
“我是......” 
“什么?” 
“顾......” 
“等等!顾什么?” 
 
“爹——” 
“卧槽!” 
戚少商闪避不及,被一个屁股坐了半脸。 
而梦里的人影像雾气消散,了无痕迹。 
戚大胆挪动肥臀,骑在他爹脖子上,双手做喇叭状:“爹!去图书馆啦!” 
 
戚少商内心有一首诗,这首诗是这么写的—— 
双休日, 
儿童馆。 
崽子们的天堂, 
老子的地狱。 
 
同一时间,这首诗也出现在顾惜朝的脑海里。 
他不知道这奇怪的...

戚顾古代 有情天

他流了很多血,他在逃命。为了这条命,他只有跑得更快。奔逃撕裂了伤口,他失去的血更多。

体温剧降,死亡的寒意拖垮他的奔势,他恐怕自己已经留不下这条命。

他忍不住悲切看向前路。

远远望去,积云之下,一面酒旗正在劲风中扑卷。


书生当掌柜有好处也有不好。

好处在乡野之地民风淳朴,干苦力的汉子和当地农户都敬重读书人。前者喝酒从不闹事,后者送菜上门不会克扣斤两。

还往往有正义之举。

比如此刻。

六个脚夫手提长凳当门站立,两个菜农镰刀横胸将掌柜的护在身后。

与门外群匪对峙。


匪徒中讲道义的少,有良知的更少。他们以劫掠为生,更以劫掠为乐。...

窃听风云3同人 罗永就x阿祖

看了窃听风云123......为毛啊阿古和阿祖这么有型有款还有资源的西皮我却找不到粮!被逼自割腿肉......说真的,自割腿肉果然没有吃别人家的香。

脑补就哥和阿祖坐沙发上看监视器看到三小姐阿祖吃醋科科

阿祖靠过来,一只手钳住他的下巴,将他的脸掰过来转向自己。
"要不要?"他说着凑上去碰了碰他的嘴巴。
"要不要......"他贴着他又问了一遍,"就哥。"
不等罗永就回答,阿祖已经长腿一撩跨坐在他身上。
监视器里三小姐还在说话。
阿祖像条蛇一样缠着罗永就,嘴巴贴着他的脸乱亲,下巴上光溜溜的。
罗永就回应得并不热烈,...

戚顾古代 仇人相见

我就是想写旗亭约炮(。


大顶峰上金风猎猎。


土黄色的日头底下,六扇门与潜沙帮各领一干人马两相对峙。


一头苍鹰在众人头顶盘旋。


"呸",沙霸天吐了一嘴沙子,垂着颈目光从下挑上来,盯着丈外那人的皂衣官靴(他自打在京偶见狄飞惊便心折继而效仿其垂首的风姿)。然而对面那人身量颇高,沙霸天双目几要抽筋,目光仍掠不到其面目。


不过这人他是认识的。


"戚大捕头,"他率先开口,嗓音仿佛牙齿磨砺着黄沙,"六扇门没有证据也不好说拿人就拿人啊,...

开车的时候,循环播放老妖的归殊,想起wuli阿苏,不禁又悲从中来……摔!不能好好上班了!

吃着早饭,想起wuli阿苏,忽然悲从中来ಥ_ಥ

再见惹wuli狼牙棒ಥ_ಥ

1 2 3 4
© 锦衣夜行 | Powered by LOFTER